“最强大脑”舞台出现《我的世界》?“游戏”内涵应被重新定义

  • 时间:
  • 浏览:109

  近日,《我的世界》在微博官宣和《最强大脑》合作,让网友们大呼惊奇。这样一款70%~80%都是孩子的游戏,居然登上国内高水平脑力对决舞台,成为考验选手的一个环节?简直叫人不敢相信!

  

  作为国内脑力对决巅峰舞台,“最强大脑”从14年开播至今为大众带来了只能在专业比赛中才能看见的智力比拼,在视觉、心理、智力等方面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能够在这个舞台上进行对决的游戏,因其挑战性、困难度、易变性等得到专家们的认可,换句话说能够以对决游戏身份出现在这个舞台上本身就足以证明,《我的世界》作为一款功能游戏,可以考验玩家多方面、多层次、综合型能力。

  

  2016年,在一项脑成像研究中,研究者以两组孩子为对照实验,一组孩子在12天内玩5次建构类玩具,每次30分钟;另一组孩子则玩字母类游戏。结果发现,玩建构类玩具的孩子在心理旋转测试中表现更好,大脑中跟空间加工相关的区域也更加活跃。也就是Dr.魏在《我的世界》开发者大会暨周年庆上提及的观点:建构类游戏能够促进空间能力的提升、数字能力的提升、使大脑中空间加工相关的区域更加活跃。

  

  在《我的世界》中,玩家利用积木搭建虚拟的立体空间,将现实世界映射到虚拟世界中。然后我们置身在现实世界时,可以自由的在空间中旋转,亲身观测、建造空间,而在虚拟世界里,处于身体缺场状态,需要依靠思维、想象进行空间构建,其难度相对而言呈倍数增加。虽然难度增加了,但从现实动手实践到虚拟想象操作更加锻炼玩家的各项能力,其获得能力成长值也呈几何上升。

  自由筑造创意想象大殿堂

  我们总是在说孩子的想象力被扼杀了,因为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往往被事先拟定的标准答案给否定了,被周围人的你一言我一语给“拉回”了“正轨”,于是他们怯于想象、自我阻止想象,即使有一个“脑洞”的出现也会事先自我否定。

  《我的世界》是没有剧本的,单纯为玩家的创意与脑洞提供展示舞台,还给孩子一个想象的自由天堂。不似其他游戏一样有人为的设定,如也许你被限定了必须要遵照怎样的操作步骤、只能制作出被预先设定的内容,在《我的世界》里可以搭建任何你所喜欢的任何风格、任何题材的材质包,可以是科幻的“我的三体”、可以是注重光影效果和水效果需借助编程制作的“苦力怕光影”等等。

  

  只是我们的环境局限了我们的认知,并非是这个世界就是我们原来以为的那样。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想象力、创作力是生来就有的,一切的成果都是在依靠他人的引领之下慢慢获得的,在他人的启迪之下,人们打破了固守己见的认知,进入到了一个更加丰富而充满魔力的世界。正如Dr.魏说道:"人的创造力不是凭空就有的,在座的开发者能够给所有的玩家看到自己独特的创意和新奇的想法,能够给所有的学习者看到,就能够启发他们去创新去创作。”孩子在看《我的世界》其他优秀作品被启发的过程,正是孩子想象力被培养的过程,当他们看到他们前所未见的世界时,会创作出无以伦比美丽的世界。

  兴趣激发无穷学习力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经说过:“一个深广的心灵总是把兴趣的领域推广到无数事物上去”,我们会因为对某一事物感兴趣而对更多平常不感兴趣的东西产生兴趣。现在的学生对于游戏尤为热衷,为何我们不能把游戏与学习结合起来,让学生在游戏过程中,学习到额外的知识呢?

  《我的世界》是一个多知识的综合型功能游戏,在利用积木搭建空间体的过程中,需要精准的计算摆放多少块积木、力的作用点在哪里才能保持立方体的平衡、怎样的选址才是最便捷的方式、如何还原科幻场景等等,这些内容的考量与数学、地理、物理、科技等知识密不可分。玩家想要制作出精良的作品,必须掌握这些知识,也促使着他们不断鞭策着自己去学习这些知识,激发出他们无穷的学习力。

  

  我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将我们的兴趣带入生活之中,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更多不一样的收获。在生活中,我们可以随处听到这样的话语,“一天到晚就只会打游戏,不好好学习,将来你还能干嘛”“现在的游戏真的是‘害死’孩子,整天不好好学习”,似乎一切的学坏都是产生于游戏这个源头。我们当然不能否认游戏有着诸多负面影响,但不能以偏概全的认为所有的游戏都是这样。最有发言权的应该就是《我的世界》的游戏玩家,一位准高三玩家墨染Mran就因为对于游戏热爱,所以自学编程,才制作出了《小世界工艺》这样精妙的材质包,并获得不菲收益。

  所以游戏并非原罪,兴趣也并非恶源,不同结果的导致只是源于选择的错误和方向的偏离。就像Dr.魏所说,唯一让自己女儿玩的游戏就是《我的世界》,游戏不应再是“玩物丧志”的代名词,以《我的世界》为代表的功能游戏应该被赋予更多新的、科学的、有价值的内涵。